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四章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九心道小燕多傻啊,我不欺负他已经不错了,他要是还能反过来得罪我这真是盘古开天一桩奇事,但小燕终归也是一代魔君,凤九觉得是兄弟就不能在这种时刻扫小燕的面子,含糊了一声道:“小燕他啊,呃,小燕还好。”
   
    但这种含糊乍一看上去却和不好意思颇为接近,凤九见东华不言语再次闭目养神,恍然话题走偏,急急再倾身一步上去将话题拽回来:“我记仇不记仇暂且另说,不过帝君你这个形容,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报答我啊?”
   
    东华仍是闭着眼,睫毛长且浓密,良久才开口道:“我为什么要帮你,让你出去会燕池悟?”
   
    凤九想他这个反问不是讨打么,但她晓得东华一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虽然着急还是克制着心中火气逻辑清晰地一字一顿告诉他:“因为我帮了你啊,做神仙要互相帮助,我帮了你,我遇到危急时刻你自然也要帮一帮我,这才是道法正理。”她此时还握着东华的手臂,保持这个姿态同他说话已有些时候。她心中琢磨若他又拿出那套耍赖功夫来回她道“今天我不太想讲道理,不太想帮你”她就一爪子给他捏上去,至少让他疼一阵不落个好。哪里想到东华倒是睁眼了,目光在她脸上盘桓一阵,眼中冷冷清清道:“我没有办法送你出去,即便你同他有什么要紧之约,也只能等十二个时辰以后了。”
   
    凤九脑子里轰一声炸开:“这岂不是注定爽约?”她的一切设想都在于东华的万能,从没有考虑过会当真走不出去误了盗频婆果的大事,但东华此种形容也不像是开她的玩笑,方才那句话后便不再言语。
   
    她呆立一阵,抬眼看天上忽然繁星密布杳无月色,几股小风将头上的林叶拂得沙拉作响。今夜若错过,再有时机也需是下月十五,还有整整一月,凤九颓然地扶着矮榻蹲坐。星光璀璨的夜空却忽然倾盆雨落,她吓了一跳,直觉跳上长榻,四望间瞧见雨幕森然,似连绵的珠串堆叠在林中,头上蓝黑的夜空像是谁擎了大盆将天河的水一推而下,唯有这张长榻与泼天大雨格格不入,是个避雨之所。
   
    她听说有些厉害的妖被调伏后因所行空间尚有妖气盘旋,极容易集结,需以无根水涤尽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将方圆盘旋的妖气一概冲刷干净方称得上收妖圆满,这么看此时天上这番落雨该是东华所为。
   
    夜雨这种东西一向爱同闲愁系在一处,什么“春灯含思静相伴,夜雨滴愁更向深”之类,所描的思绪皆类此种。雨声一催,凤九的愁思一瞬也未免上来,她晓得东华此时虽闲躺着却正是在以无根净水涤荡缈落留下的妖气,怪不得方才要化出一张长榻,一来避雨,二来注定被困许久至少有个可休憩之处,东华考虑得周全。
   
    凤九颓废地蹲在榻尾,她已经接受煮熟的鸭子被夜雨冲走的现实,原本以为今夜频婆果就能得手,哪晓得半道杀这么一出,天命果然不可妄自揣度,但今次原本是她拖小燕下水,结果办正事时她这个正主恍然不见踪迹,不晓得若下月十五她再想拖小燕下水小燕还愿意不愿意上当,这个事儿令她有几分头疼。
   
    她思量着得编个什么理由回头见小燕才能使他谅解爽约之事,实话实说是不成的,照小燕对东华的讨厌程度,遇上这种事,自己救了东华而没有趁机捅他两刀,就是对他们二人坚定友情的一种亵渎和背叛。唔,说她半途误入比翼鸟禁地,被一个恶妖擒住折磨了一夜所以没有办法及时赶去赴约这个理由似乎不错,但是,如果编这么个借口还需一个自己如何逃脱出来的设定,这似乎有一些麻烦。她心中叨念着不知觉间叹息出声:“编什么理由看来都不稳妥,哄人也是个技术活,尤其是哄小燕这种打架逃命一流的,唉。”东华仍闭着眼睛似乎没什么反应,周围的雨幕却蓦然厚了一层,大了不止一倍的雨声擂在林叶上像是千军万马踏碎枯叶,有些渗人。凤九心中有些害怕,故作镇定地朝东华挪了一挪,双脚触到他的腿时感觉镇静很多,却忽然听到他的声音夹着雨声飘来:“看不出来你挺担心燕池悟。”
   
    帝君他老人家这样正常地说话令凤九感到十分惶惑,预想中他说话的风格,再不济此时冒出来的也该是句“哄人也需要思索看来你最近还需大力提高自己的智商”之类这种。如此正常的问话凤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顺溜回道:“我也是怕下月十五再去盗频婆果他不愿意给我当帮手不是……”不是俩字刚出口,凤九的脸色顿时青了,艰难道:“其实那个,我是说……”
   
    雨声恍然间小了许多,无根水笼着长榻的结界壁顺势而下,模糊中似飞瀑流川,川中依稀可见帝君闲卧处银发倚着长榻垂落,似一匹泛光的银缎。凤九脑中空空凝望结界壁中映出的帝君影子,无论如何偷盗不是一件光彩之事,何况她还是青丘的女君,头上顶着青丘的颜面,倘若东华拿这桩事无论是支会比翼鸟的女君一声还是支会她远在青丘的爹娘一声,她都完了。
   
    她张了张口,想要补救地说两句什么,急智在这一刻却没有发挥得出,哑了半晌倒是东华先开口,声音听起来较方才那句正常话竟柔软很多:“今夜你同燕池悟有约,原来是去盗取频婆果?”她干笑两声往榻尾又缩了缩:“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身为青丘女君怎会干此种偷盗之事,哈哈你听错了。”
   
    东华撑着头坐起身来,凤九心惊胆战地瞧着他将手指揉上额角,声音依然和缓道:“哦,兴许果真听错了,此时头有些晕,你借给我靠靠。”凤九小辫子被拿捏住,东华的一举一动皆十分拨动她的心弦,闻言立刻殷勤道:“靠着我或许不舒服你等等我变一个靠枕给你靠靠……”但此番殷勤殷错了方向,东华揉额角的手停了停:“我感觉似乎又记起来一些什么,你方才说下月十五……”凤九眨眼中会意赶紧凑上去一把揽住他按在自己腿上:“这么靠着不晓得你觉得舒服还是不舒服,或者我是躺下来给你靠?那你看我是正着躺给你靠还是反着躺给你靠你更加舒服些?”她这样识时务显然令东华颇受用,枕在她的腿上又调整了一下卧姿,似乎卧得舒服了才又睁眼道:“你是坐着还是躺着舒服些?”凤九想象了一下若是躺着……立刻道:“坐着舒服些。”东华复闭目道:“那就这么着吧。”
   
    凤九垂首凝望着东华闭目的睡颜,突然想起来从前她是头小狐狸时也爱这样枕在东华的腿上,那时候佛铃花徐徐飘下,落在她头顶带一点痒,东华若看见了会抬手将花瓣从她头上拂开,再揉一揉她的软毛,她就趁机蹭上去舔一舔东华的手心……思绪就此打住,她无声地叹息,自己那时候真是一头厚颜的小狐狸,风水轮流转,今日轮着东华将自己当枕头,她担忧地思索,倘若东华果真一枕就是十二个时辰……那么,可能需要买点药油来擦一擦腿脚。
   
    思绪正缥缈中,耳中听正惬意养着神的东华突然道:“可能失血太多手有些凉,你没什么旁的事不介意帮我暖一暖吧?”凤九盯着他抬起的右手,半天,道:“男女授受不亲……”东华轻松道:“过阵子我正要见见比翼鸟的女君,同她讨教一下频婆树如何种植,你说我是不是……”凤九麻溜地握住帝君据说失血凉透的右手,诚恳地憋出一行字:“授受不亲之类的大防真是开天辟地以来道学家提出的最无聊无羁之事。”殷勤地捂住帝君的右手:“不晓得我手上这个温度暖着帝君令帝君还满意不满意?”帝君自然很满意,缓缓地再闭上眼睛:“有些累,我先睡一会儿,你自便。”凤九心道此种状况容我自便难不成将您老人家的尊头和尊手掀翻到地上去?见东华呼吸变得均匀平和,忍不住低头对着他做鬼脸:“方才从头到尾你不过看个热闹,居然有脸说累要先睡一睡,鄙人刚打了一场硬仗还来服侍你可比你累多了”,她只敢比出一个口型,安慰自己这么编排一通虽然他目不能视耳不能闻自己也算出了口气,不留神颊边一缕发丝垂落在东华耳畔,她来不及抬头他已突然睁开眼。半晌,帝君看着她,眼中浮出一丝笑意:“你方才腹诽我是在看热闹?”看着她木木呆呆的模样,他顿了顿:“怎么算是看热闹,我明明坐在旁边认真地,”他面无愧色地续道:“帮你鼓劲。”“……”凤九卡住了。
   
    第二日凤九从沉梦中醒来时,回想起前一夜这一大摊事,有三个不得解的疑惑以及思虑。
   
    第一,东华手上那个伤来得十分蹊跷,说是缈落在自己掉下来时已将他伤成那样她是不信的,因回忆中他右手握住自己和陶铸剑刺向缈落时很稳很疾,感觉不出什么异样。第二,东华前前后后对自己的态度也令人颇摸不着头脑,但彼时忙着应付他不容细想。其实,倘若说帝君因注定要被困在那处十二个时辰化解缈落的妖气,因感觉很是无聊于是无论如何要将她留下来解解闷子,为此不惜自伤右臂以作挽留,她觉得这个推理是目前最稳妥靠谱的。但是,帝君是这样无聊且离谱的人么?她一番深想以及细想,觉得帝君无论从何种层面来说其实的确算得上一个很无聊很离谱的人,但是,他是无聊到这种程度离谱到这种程度的人么?她觉得不能这样低看帝君,糊涂了一阵便就此作罢。事实上,她推断得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第三个疑惑,凤九脑中昏然地望定疾风院中熟悉的床榻和熟悉的软被,被角上前几日被她练习绣牡丹时误绣了朵雏菊还在眼前栩栩如生。她记得临睡前听得残雨数声伴着东华均匀绵长的呼吸,雨中仍有璀璨星光,自己被迫握着东华的手感到十分暖和,他的身上也有阵阵暖意,然后她伺候着他头一低一低就睡着了。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是扶着东华那盏长榻入眠的,刚开始似乎有些冷,但睡着睡着就很暖和,因此她睡得很好,甜黑一觉不知到什么时辰。但,此刻醒来她怎会躺在自己的房中?
   
    她坐在一卷被子当中木木呆呆地思索,或许其实一切只是黄粱一梦,今日十五,她同萌少小燕去醉里仙吃酒看姑娘,看得开心吃得高兴就醺然地一觉至今,因为她的想象力比较丰富,所以昏睡中做一个这么跌宕起伏又细节周全的梦也不是全无可能。她镇定地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要不然就认为是这么回事吧,正准备借着日头照进来的半扇薄光下床洗漱,忽瞄见窗格子前一黑,抬眼正看到小燕挑起门帘。
   
    凤九的眼皮控制不住地跳了跳。小燕他今日穿得很有特色,上身一领大红的交领绸衣,下裳一派油麦绿,肩上垮了硕大一个与下裳同色的油绿油绿的包袱皮,活脱脱一个刚从雪地里拔出来的鲜萝卜棒子。
   
    鲜萝卜棒子表情略带忧郁和惆怅地看着凤九:“这座院子另有人看上了,需老子搬出去,老子收拾清楚过来同你告个别,山高水长,老子有空会回来坐坐。”
   
    凤九表情茫然了一会儿:“是你没有睡醒还是我没有睡醒?”
   
    鲜萝卜棒子一个箭步跨过来,近得凤九三步远,想要再进一步却生生顿住地隐忍道:“我不能离你更近,事情乃是这般,”声音突然吊高急切道:“你别倒下去继续睡,先起来听我说啊!”
   
    事情是哪一般,凤九半梦半醒地听明白,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发梦,据小燕回忆他前夜探路时半道迷了路,兜兜转转找回来时凤九已不知所踪,他着急地寻了她一夜又一日未果,颓然地回到疾风院时却见一头红狐大喇喇躺在她的床上昏睡,他的死对头东华帝君则坐在旁边望着这头昏睡的红狐狸出神,出神到他靠近都没有发现的程度。他隐隐地感觉这桩事很是离奇,于是趁着东华中途不知为何离开的当儿钻了进去。说到此处小燕含蓄地表示,他当时并不晓得床上躺的红狐狸原来就是凤九,以为是东华猎回的什么灵宠珍兽,他凑过去一看,感觉这头珍兽长得十分的可爱俏皮,忍不住将她抱起来抱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凤九打眼瞟过鲜萝卜棒子颤巍巍伸过来的包得像线捆猪蹄一样的手,笑了:“然后梦中的我喷了个火球出来将你的手点燃了?我挺厉害的么。”
   
    鲜萝卜棒子道:“哦,这倒没有。”突然恨恨道:“冰块脸不晓得什么时候从哪里冒出来倚在门口,没等老子反应过来老子的手就变成这样了,因为老子的手变成这样了自然没有办法再抱着你你就顺势摔到了床上,但是这样居然都没有将你摔醒老子实在是很疑惑。接着老子就痛苦地发现以你的床为中心三步以内老子都过不去了。老子正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回去冰块脸却突然问老子是不是跟你住在一起,住在一起多久了。”
   
    凤九挠着头向鲜萝卜棒子解惑:“哦,我睡得沉时如果突然天冷是会无意识变回原身,我变回原身入睡时没有什么别的优点就是不怕冷以及睡得沉。”又挠着头同小燕一起疑惑:“不过帝君他……他这个是什么路数?”
   
    小燕表示不能明白,续道:“是什么路数老子也不晓得,但是具体我们一起住了多久老子也记不得了,含糊地回他说也有半年了。老子因为回忆了一下我们一起住的时间就失去了回攻他的先机,不留神被他使定身术困住。他皱眉端详了老子很久然后突然说看上了老子,”
   
    凤九砰一声脑袋撞上床框,小燕在这砰的一声响动中艰难地换了一口气:“就突然说看上了老子住的那间房子,”话罢惊讶地隔着三步远望向凤九:“你怎么把脑袋撞了,痛不痛啊?啊!好大一个包!”
   
    凤九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小燕关切道:“你伸手揉一揉,这么大一个包,要揉散以免有淤血,啊,对,他看上了老子的那间房子。没了。”
   
    凤九呆呆道:“没了?”
   
    鲜萝卜棒子突然很扭捏:“他说我们这处离宗学近,他那处太远,我们这里有个鱼塘,他那里没有,我们这里还有你厨艺高超能做饭,所以他要跟老子换。老子本着一种与人方便的无私精神,就舍己为人地答应了,于是收拾完东西过来同你打一声招呼,虽然老子也很舍不得你,但是,我们为魔为仙,不就是讲究一个助人为乐么?”
   
    凤九傻了一阵,诚实地道:“我是听说为仙的确讲究一个助人为乐没有听说为魔也讲究这个,”顿了顿道:“你这么爽快地和帝君换寝居,因为知道自他来梵音谷,比翼鸟的女君就特地差了姬蘅住到他的寝殿服侍他吧,你打的其实是这个主意罢。”
   
    鲜萝卜棒子惊叹地望住凤九,揉了揉鼻子:“这个么,啊呀,你竟猜着了,事成了请你吃喜酒,坐上座。”想了想又补充道:“还不收你礼钱!”
   
    凤九突然觉得有点头痛,挥手道:“好罢,来龙去脉我都晓得了,此次我们的行动告吹,下月十五我再约你,你跪安吧。”
   
    小燕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身,正色严肃地道:“对了,还有一事,此前我不是抱过你的原身么?占了你的便宜,十二万分对不住。兄弟之间岂能占这种便宜,你什么时候方便同我讲一声,我让你占回去。”
   
    凤九揉着额头上的包:“……不用了。”
   
    小燕肃然地忽然斯文道:“你同我客气什么,叫你占你就占回去。或者我这个人记性不好,三两天后就把这件事忘了反叫你吃亏,来来,我们先来立个文书约好哪一天占用什么方式占,哦,对,要不然你占我两次罢,中间隔这么长时间是要有个利息。”
   
    凤九:“……滚。”
   
    轩窗外晨光朦朦,凤九摸着下巴抱定被子两眼空空地又坐了一阵,她看到窗外一株天竺桂在雪地中绿得爽朗乖张,不禁将目光往外投得深些。
   
    梵音谷中四季飘雪,偶尔的晴空也是昏昏日光倒映雪原,这种景致看了半年多,她也有点想念红尘滚滚中一骑飞来尘土扬。听萌少说两百多年前,梵音谷中其实也有春华秋实夏种冬藏的区分,变成一派雪域也就是近两百余年的事情。而此事论起来要溯及比翼鸟一族传闻中隐世多年的神官长沉晔。据说这位神官长当年不知什么原因隐世入神官邸时,将春夏秋三季以一枚长剑斩入袖中,齐带走了,许多年他未再出过神官邸,梵音谷中也就再没有什么春秋之分。
   
    萌少依稀地提到,沉晔此举乃是为了纪念阿兰若的离开,因自她离去后当年的女君即下了禁令,禁令中将阿兰若三个字从此列为阖族的禁语。据说阿兰若在时很喜爱春夏秋三季的勃勃生气,沉晔将这三季带走,是提醒他们一族即便永不能再言出阿兰若的名字,却时刻不能将她忘记。席面上萌少勉强道了这么几句后突然住口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讳言,凤九彼时喝着小酒听得正高兴,虽然十分疑惑阿兰若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无论如何萌少不肯再多言,她也就没有再多问。
   
    此时凤九的眼中蓦然扎入这一幅孤寂的雪景,一个受冻的喷嚏后,脑中恍然就浮现出这一段已抛在脑后半年余的旧闻。其实如今,沉晔同阿兰若之间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恩怨剧情她已经没有多大兴致,心中只是有些怅然地感叹,倘阿兰若当年喜爱的是冷冰冰的冬季多好,剩下春夏秋三个季节留给梵音谷,大家如今也不至于这么难挨。想到此处又打了一个喷嚏,抬眼时,就见原本很孤寂的雪景中,闯进了一片紫色的衣角。
   
    凤九愣了片刻,仰着脖子将视线绕过窗外的天竺桂,果然瞧见东华正一派安闲地坐在一个马扎上临着池塘钓鱼。坐在一个破枣木马扎上也能坐出这等风姿气度,凤九佩服地觉得这个人不愧是帝君。但她记得他从前钓鱼,一向爱躺着晒晒太阳或者挑两本佛经修注聊当做消遣,今次却这么专注地瞧着池塘的水面,似乎全副心神都贯注在了两丈余的鱼竿上。凤九远远地瞧了他一会儿,觉得他这个模样或许其实在思量什么事情,他想事情的样子客观来说一直很好看。
   
    帝君为什么突然要同小燕换寝居,凤九此时也有一些思考。小燕方才说什么来着?说帝君他似乎是觉得疾风院离宗学近又配了鱼塘兼有她做饭技艺高超?若是她前阵子没受小燕的点拨,今日说不定就信了他这一番飘渺说辞。但她有幸受了小燕的点拨,于风月事的婉转崎岖处有了深入浅出的了解,她悟到,帝君做这个举动一定有更深层次的道理。她皱着眉头前前后后冥思苦想好一阵,恍然大悟,帝君此举难道是为了进一步地刺激姬蘅?
   
    虽然答应姬蘅同小燕相交的也是东华,但姬蘅果真同小燕往来大约还是令他生气。当初东华将自己救回来躺在他的床上是对姬蘅的第一次报复,结果被她给毁了没有报复成;调伏缈落那一段时姬蘅也在现场,说不准是东华借着这个机会再次试探姬蘅,最后姬蘅吃醋跑了这个反应大约还是令东华满意,因她记得姬蘅走后她留下来助阵直到她伺候着东华入睡,他的心情似乎一直很愉快。那么,帝君他此刻非要住在自己这一亩二分地,还将小燕遣去了他的寝居,必定是指望拿自己再刺激一回姬蘅罢?刺激得她主动意识到从此后不应再与小燕相交,并眼巴巴地前来认错将他求回去,到时他假意拿一拿乔,逼得姬蘅以泪洗面同他诉衷情表心意按手印,他再同她言归于好,从此后即便司命将姬蘅和小燕的姻缘谱子用刀子刻成,他二人必定也再无可能了。
   
    凤九悟到这一步,顿时觉得帝君的心思果然缜密精深,不过这样婉转的情怀居然也被她参透了,近日她看事情真是心似明镜。她忍不住为自己喝了一声彩。但喝完后心中却突然涌现出不知为何的麻木情绪,而后又生出一种浓浓的空虚。她觉得,东华对姬蘅,其实很用心。
   
    窗格子处一股凉风飘来,凤九结实地又打一个喷嚏,终于记起床边搭着一件长襦。提起来披在肩上一撩被子下床,斜对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自言自语道:“重霖在的话,茶早就泡好了。”
   
    凤九一惊,抬眼向出声处一望,果然是东华正掀开茶盖瞧着空空如也的茶壶。他什么时候进了这个屋她竟完全不晓得,但寄居他人处也敢这么不客气也是一种精神。
   
    凤九看他半天,经历缈落之事后,即便想同他生分一时半刻也找不到生分的感觉,话不过脑子地就呛回去:“那你入谷的时候为什么不把重霖带过来?”
   
    东华放下手中空空的茶壶,理所当然地道:“你在这里我为什么还要带他来?”
   
    凤九摈住脑门上冒起的青筋:“为什么我在这里你就不能带他来?”
   
    帝君回答得很是自然:“他来了我就不好意思使唤你了。”
   
    凤九卡了一卡,试图用一个反问激发他的羞耻心,原本要说“他不来你就好意思使唤我么”,急中却脱口而出道:“为什么他来了你就不好意思使唤我了?”
   
    东华看她一阵,突然点了点头:“说得也是,他来了我照样可以使唤你,”将桌上的一个鱼篓顺手递给她:“去做饭吧。”
   
    凤九愣怔中明白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东华又回了什么,顿觉头上的包隐隐作痛,抬手揉着淤血瞧着眼前的鱼篓:“我觉得,有时候帝君你脸皮略有些厚。”
   
    东华无动于衷地道:“你的感觉很敏锐。”将鱼篓往她面前又递了一递,补充道:“这个做成清蒸的。”
   
    他这样的坦诚令凤九半晌接不上话,她感觉可能刚才脑子被撞了转不过来,一时不晓得还有什么言语能够打击他、拒绝他,纠结一阵,颓废地想着实无可奈何,那就帮他做一顿吧也不妨碍什么。她探头往鱼篓中一瞧,迎头撞上一尾湘云鲫猛地跃到竹篓口又摔回去,凤九退后一步:“这是……要杀生?”
   
    端立身前的东华觑了眼竹篓中活蹦乱跳的湘云鲫:“你觉得我像是让你去放生?”
   
    凤九大为感叹:“我以为九重天的神仙一向都不杀生的。”
   
    东华缓缓地将鱼篓成功递进她的手里:“你对我们的误会太深了。”垂眼中瞧见鱼篓在她怀中似乎搁得十分勉强,凝目远望中突然道:“我依稀记得,你前夜似乎说下月十五……”
   
    凤九一个激灵瞌睡全醒灵台瞬间无比清明,掐断帝君的回忆赶紧道:“哪里哪里,你睡糊涂了一准做梦来着,我没有说过什么,你也没有听见什么。”眼风中捕捉到东华别有深意的眼神,低头瞧见他方才放进自己怀中的竹篓,赶紧抱定道:“能为帝君做一顿清蒸鲜鱼乃是凤九的荣幸,从前一直想做给你尝一尝但是没有什么机会。帝君想要吃什么口味,须知清蒸也分许多种,看是我在鱼身上开牡丹花刀,将切片的玉兰香菇排入刀口中来蒸,还是帝君更爱将香菇嫩笋直接切丁塞进鱼肚子里来蒸?”她这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一气呵成,其实连自己都没有注意,虽然是临阵编出来奉承东华的应付之言,却是句句属实。她从前在太晨宫时,同姬蘅比没有什么多余的可显摆,的确一心想向东华展示自己的厨艺,但也的确是没有得着这种机会。
   
    湘云鲫在篓中又打了个挺带得凤九手一滑,幸好半途被东华伸手稳住,她觉得手指一阵凉意浸骨,原来是被东华贴着,听见头上帝君道:“抱稳当了么?”顿了顿又道:“今天先做第一种,明天再做第二种,后天可以换成蒜蓉或者浇汁。”
   
    凤九心道你考虑得倒长远,垂眼中目光落在东华右手的袖子上,蓦然却见紫色的长袖贴服手臂处微现了一道血痕,抱定篓子抬了抬下巴:“你的手怎么了?”
   
    帝君眼中神色微动,似乎没有想到她会注意到此,良久,和缓道:“抱你回来的时候,伤口裂开了。”凝目望着她。
   
    凤九一愣:“胡说,我哪里有这么重!”
   
    帝君沉默了半晌:“我认为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我的手,不是你的体重。”
   
    凤九抱着篓子探过去一点:“哦,那你的手怎么这么脆弱啊?”
   
    帝君沉默良久:“……因为你太重了。”
   
    凤九气急败坏:“胡说,我哪里有这么重。”话出口觉得这句话分外熟悉,像是又绕回来了,正自琢磨着突然见东华抬起手来,赶紧躲避道:“我说不过你时都没打你你说不过我也不兴动手啊!”那只手落下来却放在她的头顶。她感到头顶的发丝被拂动带得一阵痒,房中一时静得离奇,甚至能听见窗外天竺桂上的细雪坠地声。凤九整个身心都笼罩在一片迷茫与懵懂之中,搞不懂帝君这是在唱一出什么戏,小心翼翼地抬起眼角,却正撞上东华耐心端详的目光:“有头发翘起来了,小白,你起床还没梳头么?”
   
    话题转得太快,这是第二次听东华叫她小白,凤九的脸突然一红,结巴道:“你你你你懂什么,这是今年正流行的发型。”言罢搂着鱼篓蹭蹭蹭地就跑出了房门。门外院中积雪沉沉,凤九摸着发烫的脸边跑边觉得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脸红,还会结巴?难道是东华叫她小白,这个名字没有人叫过,她一向对自己的名字其实有些自卑,东华这么叫她却叫得很好听,所以她很感动,所以才脸红?她理清这个逻辑,觉得自己真是太容易被感动,心这么软,以后吃亏怎么办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