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要我帮你吗?

第二百四十七章 要我帮你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四十七章要我帮你吗?
  
      李奶奶还没有明白过来,爷爷李乐终究见识广,他打了一个哆嗦,马上明白了——真要把这三个孩子告到县衙,那么很多事情就捂不住了。
  
      李三海的媳妇带来的嫁妆是过了明路的,那份盖了官府官印的嫁妆单子,老二至今没有找到。不,即使找到了也没有用,盖了官府大印,官府那里毕竟有存账。哪怕找到那份嫁妆单子,悄悄把它烧掉,官府保存的嫁妆的单子也会被翻出来。
  
      大牛这个孽子,究竟是否受了虐待?这种事空口白话的没有凭证。当然,买通官府也是可以颠倒黑白的。
  
      李三海原先的存款有多少,这种事买通官府是可以颠倒黑白、由他们说了算的。如今他三伯帮着萧大牛管家,那都是为了他们姐妹好,省的他们手松乱花钱,这个,官府是认账的。哪怕这钱没让孩子们花,让管账的的花完了,这个,官府也是默许的。
  
      为了防止你乱花钱,我把你的钱花了,这是为你好——自古就是这样啊。
  
      然而,唯独侵吞老三媳妇的嫁妆,这个,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罪名。
  
      当然了,老三媳妇的嫁妆不光是老二花用了,老三的兄弟、比如老四上学、以及老四平常应酬,花的都是老三媳妇的嫁妆银子。但自家族中也是四处打点过了,族人们也利益均沾了,这才能保持默许。
  
      不过,对于老四来说。官司闹起来就是输了,即使没有明证,对老四来说也是一个道德污点。兄弟不悌,才有这样的官司啊;对兄弟遗孤不慈,才有这样的官司啊。
  
      老四如今还不是秀才,他考秀才的时候,需要乡邻与学堂共同出荐书。虽然老四确实学问优秀,可是学问优秀的人免不了有人嫉妒。乡邻里还好说,学堂中……哪怕到了最后,这场官司萧大牛那个小兔崽子打不赢,总有人拿“不悌”来攻击老四。
  
      一旦被人拿捏住了,老四别说考秀才了,没准连准考证——荐书,都拿不到。
  
      小兔崽子这一条贱命没什么,可即使这个小兔崽子被判了忤逆,六亲当中存在一个忤逆子,老四在官途上也长远不了。
  
      所以,不能去告发啊,坚决不能去。
  
      一刹那,爷爷李乐思虑了许多。他把目光转向了村长,跟村长交换了一个目光。村长有点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自己也没有办法啊。
  
      今天大家来的时候,原本想着萧大牛是一个傻子,有什么话即使当面说出来,萧大牛这个傻子也领会不了。如今看来,萧大牛哪里傻了,昨天才成丁,今天就把叔婶打出去,这明明是老谋深算,性格阴毒。
  
      萧大牛刚才反问的那句话,院外的围观者已经有人听到了,还有好事者甚至重复了他刚才说的话,这就做实了村长与李二伯一家合谋侵吞李三海的财产。
  
      小叔李四有仇人存在,他这个村长也不是没有仇人的。所以这事不经官还好,等经了官……好吧,其实对于乡下百姓来说,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不见得有一次告官经历。
  
      上告需要钱,需要钱写诉状、需要钱上下打点,甚至还需要……时间。必须有时间一次次跑官衙,而在这段打官司的时间,根本没有空去耕作及赚钱。而时间成本对于老百姓来说,尤其耗不起。
  
      所以村长这一趟来,本想用个人威信,以及宗族权势,让萧大牛忍下这口气、吞下这个苦果,他准备了很多话语打算好好教训萧大牛,多年来他用这套“道理”维持自己的地位,已经得心应手。实在不行他还带了自己几个孩子,还可以跟萧大牛比拳头啊。
  
      但他万万没想到,萧大牛掀桌子了。
  
      这憨子不跟族长讲“道理”,他直接掀桌子了。
  
      除此之外,萧大牛还有一对硬拳头,而且他证明了自己的拳头非常硬。至少村长带来的几个人,完全拿捏不住萧大牛。
  
      乡野之间,道理在哪里——基本上,道理都在户口本上。户口本上谁年纪大谁有道理,谁的社会等级高谁有道理。而这个“道理”,是自古以来大家都认可的。所以这伙人来这里,根本没打算讲理的,只打算说户口本。
  
      接下来该怎么办?
  
      可是乡野之间的所谓道理,其本质是讲拳头——户口本上谁年纪大谁有道理,谁社会等级高谁有道理,这个道理千百年来都是用强*权维持的。无论什么“道理”,其本质是:谁的拳头更硬,谁更有道理。
  
      那憨子如今拳头特别硬。
  
      跟萧大牛鱼死网破打官司?呵呵。
  
      破家县令啊,他这个村长虽然会拍马屁,可是平常他奉献的那点钱财,哪有让县令抄了家,把他全部家财装入县令口袋中,让县令收获的更多?
  
      即使官司赢了,萧大牛最终被判了忤逆,他这个村长也要把家财献出大半,甚至全部,才能赢得这场逆伦官司。
  
      更大的可能,弄不好他还会输。
  
      萧大牛的财产,哪有他的财产多?
  
      对于县官来说,判村中首富的他一个“谋夺”赚得多,还是穷鬼萧大牛一个“忤逆”赚得多,这根本就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更何况治下有忤逆案,弄不好县官还要惹上一个“教化不力”的考评。
  
      这年头谁敢打官司啊?
  
      只要这件事能暂时压下来,只要他还是村长,他有一千种办法折腾萧大牛……所以今天这口气,他必须忍下来。
  
      李乐得到这个暗示,他长叹一口气,转过身去,慈眉善目的做最后努力:“孩子啊,看你七尺高的汉子,可不能做那不孝的事情,要知道孝顺比天大啊……”
  
      萧大牛憨憨傻傻的晃了晃拳头:“孝顺,我爹娘。”
  
      院门外看风景不嫌凉快的人,继续煽风点火:“就是就是,李大爷,孝顺你的事情,是你儿子该做的,要孝顺也不是你孙子孝顺你。你孙子才成年啊,你让一个没成年的孙子孝顺,三个人高马大的儿子准备吃孙子的?”
  
      “对对对,你家孙子只要孝顺李三湖就行,你在这里跟他说孝顺,也说不着啊?”
  
      “萧大牛人现在独门独户,是这家中的唯一成丁男子,能过年过节记挂着你那是本分,不记挂着你,他已经是……咳咳,是独立门户啦!”
  
      爷爷李乐长叹一口气:“罢了罢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追究你殴打长辈,殴打二伯二婶的罪行了,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两家人,彼此各不相来,你看如何?”
  
      萧大牛仰起脸来,一脸平静的问:“我娘的嫁妆?”
  
      爷爷被噎了一下,而后他长叹了一口气,一脸哀戚的说:“大孙子,你也知道爷爷这里的状况,你小叔每年念书花费不少,你大伯没什么能耐,支撑这个家不容易,前年你大姐出嫁缺少嫁妆,这不是没办法吗,所以我做主,从你娘的嫁妆里拿出一份给她……”
  
      萧大牛打断爷爷李乐的话:“我姐没出嫁。”
  
      爷爷李乐怒了,红着眼睛扯着嗓子喊:“好,那不是你姐,是你大堂姐好了吧?你大堂姐出嫁,用了你娘的一些嫁妆,怎么了,我是你爷爷,难道不能做这个主了?”
  
      萧大牛平静的看着爷爷李乐,问:“你谋反?”
  
      这个喝问让爷爷李乐惊出一身冷汗,他大声喝斥道:“兔崽子,说什么话呢?这个话是随便说的吗?”
  
      萧大牛的目光,转向了村长,他直愣愣的瞪着村长,问:“律法,爷说了算,这天下,爷也说了算,爷要改朝换代、重修律法?”
  
      这段话是萧大牛难得说的长句,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出,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让院里院外的人,惊出一身冷汗。
  
      小叔李四首先反应过来,他扯着嗓子,尖利的喊道:“错了错了你听错了,大牛你听错了,你爷爷动用你娘的嫁妆,是你娘同意的,那些嫁妆当初是你娘亲自送给你爷爷的,对,就是这样。”
  
      萧大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去县衙。”
  
      李四维紧跟上一句:“家丑不可外扬,你闹去县衙做什么?”
  
      萧大牛一指李大爷,回答:“谋逆,首告无罪。”
  
      爷爷李乐双腿哆嗦起来,村长也面色惨白,他刚要说什么,萧大牛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轻声问:“你,同谋?”
  
      村长顿时闭嘴了。
  
      奶奶跳到面前,尖利的大喊:“还你还你,你这个六亲不认的孽子,我们砸锅卖铁,也会还上你娘的嫁妆,你这个白眼狼,这样可以了吗?”
  
      奶奶放声大哭起来,这倒让萧大牛很茫然,他茫然的转向院外的围观者,傻傻的问:“谁委屈?”
  
      院外原本看李奶奶大声哭,觉得心软的观众,一下子醒目过来,七嘴八舌的说:“是呀,是谁占了人家的良田,占了人家的房子,占了人家娘的嫁妆,还虐待人家的子女,如今在这里还要装作委屈,谁委屈啊?”
  
      萧大牛目光转向爷爷,问:“我爹娘怎么死的,我怎么傻的?”
  
      这话一说,爷爷李乐面色大变,他赶忙扭身向院外走,边走边说:“老婆子,你不懂事呀,儿媳妇的嫁妆,怎能够随便动呢?”
  
      萧大牛的目光落在了李二伯身上,李二伯赶忙跳了起来,高喊着:“爹,等等我。”
  
      李二伯追了出去,门外的李大伯与李大婶根本没有进到院子里,此刻,也慌乱的站起身来,追随爷爷李乐而去,只留下小叔李四维、奶奶还在院中。
  
      萧大牛傻了,冲爷爷的背影大喊:“爷,烟袋,我娘的。”
  
      爷爷李乐趔趄了一下,但马上他装作没听见,独自挤开人群,走得飞快。
  
      村长艰难的抖了抖衣袖,冲萧大牛说:“大牛,你还认我这个村长,我做主了,我不追究你打伤我四个孩子的罪,咱们……两清了。
  
      至于你二伯二婶的事情嘛,你到底有没有出手打二伯二婶,这事我不管了,但你二伯二婶随身的财物……”
  
      萧大牛咧着嘴,憨憨的笑了:“随身?哈,进我家时,他们有什么?”
  
      谁不知道李二河夫妻好吃懒做,当初几乎是光着身子住进了李三湖家。
  
      要说李二河夫妻可是真懒,他们四处搜刮来的财物,居然懒得搬回自己原来的家中。如今这可好了,被光着身子撵出去也是活该,这些年搜刮来的财物,等于都便宜了萧大牛。
  
      好吧,这件事不能细究,就这样吧。
  
      村长气的扭身就走——这憨子,不讲道理啊。
  
      院中的李奶奶欲言又止。李四咬牙切齿,憋了半天气,勉强换上一副笑容,柔声劝解到:“大牛啊,哦,元魁,李元魁,你好歹是李家长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应该懂得。
  
      你叔叔我现在马上就要科考了,这个时候名声最重要。你娘的嫁妆,我们一时半时是还不起了,这件事闹起来大家都不好,不如你让我们缓上一段时间……”。
  
      萧大牛打断李四维的话:“大家?有我吗?”
  
      “当然了,你爹娘虽然去世了,你们一家终究是李家三房……”
  
      萧大牛继续打断李四维的话:“你们好,我不好;今日我好,你们好不好不关我事。”
  
      李四眼中凶光一闪,马上又忍住气,缓声说:“好好好,既然你坚持,我们就归还你娘的嫁妆,你等着,只是嫁妆整理起来,需要时间……”
  
      “三天!”萧大牛伸出三根指头,神色坚决。
  
      李四维一跺脚:“三天就三天。”
  
      一跺脚,李四维扶着李奶奶向外走。
  
      等两个人走出门外,围观的人还不肯散去。但那些围观者都被“谋逆”两个字吓了,他们不敢沾染这样的事,所以纷纷躲的很远……当然,有谋逆这两个字存在,真要打起官司来,官府一询问,他们也不敢有丝毫隐瞒,更不要说作伪证了。
  
      院子外静悄悄的,李奶奶一边走一边悄声嘀咕:“四维啊,你怎么就答应他呢,老三家那个妖精的嫁妆,咱们哪里还的上。如今别说三天了,就是再有三年也还不上呀……
  
      哦,这三年里,你能连中秀才与举人,没准能的一笔外财,这还有点还钱希望,可是连中秀才与举人,也不容易啊。”
  
      李四维打断李奶奶的话,恶狠狠的低声说:“三天?他还想活过三天?”
  
      萧大牛依然站在院子中,李奶奶与小叔李四维的交谈虽然低沉,但他听的历历在目。不过,萧大牛不以为然,他冲李大姐真妮摆摆手,喊道:“关门。”
  
      终于宁静下来了,如今院里院外都没有人了,真妮感觉到一阵舒畅,她关好了院门,反过身来,第一次用主人的心思打量着这座院落。
  
      但这一眼瞧过去,顿时感觉院落中处处不合眼,嗯,柴火堆的太乱,鸡窝放的位置不合适,厨房里更是乱糟糟的一片……
  
      真妮也不回屋子,转身找出一根扫帚,开始打扫起院落。
  
      这种活儿真妮以前常做,但今天她却觉得,自己干的这活儿格外有意义——她如今是为自己家打扫,是在为自己打扫啊。
  
      勤快的将院落扫的干干净净,将柴火堆整理好,厨房收拾干净……这个时候,感觉太阳即将落下,天空中有点昏昏暗暗。
  
      真妮拍打着身上的衣服,走回堂屋里。堂屋里萧大牛也在干着同样的工作,他将二伯二婶用过的东西放到了一边,将二伯二婶放在柜子里面的东西,全部翻腾出来,而后,萧大牛一使劲,慢慢拉开了沉重的柜子。
  
      真妮轻轻的“呀“了一声,她还记得这个柜子是母亲的陪嫁,原本奶奶做主,准备将这个柜子送给李家大房某个出嫁的堂姐。但因为这个柜子过于沉重,而且门板直上直下,没有任何雕琢,使得这柜子看起来如萧大牛的相貌一样,只有傻大憨厚。
  
      于是,那位出嫁的堂姐十分不喜欢,这个柜子到因此保存下来。
  
      据说,这柜子是铁栎木制作的,而铁栎木是一种比紫檀更加坚硬的木材,但没有香味,因为这种木材如同铁一般坚硬,很难被加工或者雕琢,所以铁栎木一向不是木匠的首选,它的价格也因此比不上紫檀。
  
      这具铁栎木制作的柜子非常沉重,甚至堪比同等体积的铅块。这个柜子当初四个壮汉没有能抬走,甚至没有让柜子移动分毫,如今萧大牛只是两手较劲,虽然没有把柜子托抱起来,但还是让柜子从原地移开。
  
      大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力气?
  
      这个疑问只是在真妮脑海中转了转,但一向以来的高压环境,以及由高压带来的恐惧,让真妮不敢多想。如今她只是把这个问题在脑海中转了一圈,随即丢到了脑后。
  
      推开铁栎木柜子后,萧大牛蹲在柜子底下的青石板上开始敲敲打打。而真妮闲不住,一扭头开始收拾屋内杂乱的床铺,将叔婶用过的床单与被子都拆卸下来,心里捉摸着明天起一个大早,将这些全部清洗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